西班牙生活極短篇|媽媽的話

西班牙生活極短篇-媽媽的話

西班牙生活極短篇-媽媽的話

伊娜斯是我現在的鄰居,雖然她父母來自南邊的安達魯西亞和東北內陸的阿拉貢,但是自小在加泰隆尼亞長大的她總認為自己身上流著的是加泰隆尼亞的血。她跟許多西班牙女人一樣,喜歡在雙手上戴了好幾個戒指,手腕上也是一串又一串的手鍊;然而,她也有跟其他西班牙女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從不羨慕亞洲女人柔如柳絲的長直髮,反倒是每半年就上一次髮廊,把整頭長髮燙成像撥號盤電話的話筒線。個性直爽的她說話大聲,也很愛笑,每當開口時,旁人總能看見她的兩顆門牙中間有個大大的縫隙。據說這是她們家族的特色,她也從來沒想過要去整牙。

而她的丈夫卡洛斯卻剛好個性相反。

卡洛斯的個子不高還帶著一個小小的啤酒肚,頭髮剪得短短的,臉上靦腆的笑容說明了他內向的個性,而且還容易杞人憂天。但說到底,他也是好人一個,我都覺得在他的字典裡應該沒有「不」這個字的存在,因為極少聽見他回絕家人或朋友的請求。只是他說話的聲音真的不比蚊子大多少,每次聊天時,我總得竪直耳朵仔細聽,才能明白他到底要說的是什麼。

上上個星期二伊娜斯傳簡訊給我,說她 “媽媽” 剛學會做幾道中國菜,週末想小試身手讓我嚐嚐。

雖然才認識不到半年,但我跟豪斯都還蠻喜歡他們一家四口的(兩夫妻、一個兒子和伊娜斯的媽媽)。這是第一次到他們家吃飯,我蠻期待的。

照著約定的時間,我們到了伊娜斯和卡洛斯的家。雙腳還沒踏進門,就聽見她扯著嗓門,對著五歲的兒子里昂大喊:「快點把柳橙汁喝完,要不然維生素C會跑掉的。」呃,我還真沒聽過維生素會長腳跑走的,西班牙果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國家。

里昂此刻正在院子裡踢足球,他說他以後想當一名足球員。只是此刻他不肯停下腳來喝那杯果汁,還跟媽媽討價還價,說什麼柳橙汁太酸了,不加糖他沒法喝。當媽媽的伊娜斯理直氣壯,劈哩啪啦對兒子說:「柳橙汁很酸就是因為我用的柳橙有特別多的維生素C,你知道不知道那些可都是我上週四去隔壁鎮的露天市集為你們買的啊!」原本想繼續耍賴的里昂在此時瞥見了站在角落的我們,不好意思地乖乖喝完果汁,然後一溜煙不見人。

我們隨著剛才的喊叫聲進了屋去,用西班牙式的打招呼方式親了親主人們的雙頰,就與豪斯和卡洛斯坐在廚房邊的吧台上喝啤酒,雙眼盯著眼前兩個西班牙女人,看她們是要如何做出好吃的中式菜色來。

第一道菜她們母女倆打算做三鮮炒飯,喜歡下廚的我看了很手癢,在喝完手裏的啤酒後,決定跳下吧台的長腳椅,跟她們一起下廚玩樂。

「伊娜斯,我幫妳煮米。你家的米放在哪裡?」要做炒飯就得先煮米,但這裡習慣用煮義大利麵的方式,將米粒放在灑了些許鹽巴的熱水中,滾熟了再撈起來瀝乾。

「米?不就放在放米的那個地方嗎?你找找就有。」伊娜斯的媽媽輕描淡寫地回答,因為西班牙人對整理家務很有一套,東西都會收好不亂放;可我就是不知道她家的米放在哪裡才開口問的,沒想到她竟然要我去放米的地方找米。

卡洛斯搖搖頭笑了笑,幫我打開其中一個廚櫃,裝米的罐子就在那裡。伊娜斯一邊切蘿蔔丁,一邊還不忘好心地告訴我:「兩個手掌的米量是一人份,所以妳差不多抓八個手掌的米量就好了。」

我看看我的手掌,再看看豪斯和卡洛斯的手掌,然後一臉無奈的問她:「洗個米怎麼會這麼難?妳要我用誰的手掌來抓米啊?每個人的手掌大小又不一樣。」

「難?怎麼會難?用誰的手掌都可以啦!還有,米不用洗,你煮義大利麵時也先洗過麵條嗎?」她對我壞壞地是使了個眼色,我頓時覺得自己好像說了一個很不符西班牙廚房文化的笑話。

接下來的動作都很順利,我們趁米粒還在熱水裡旋轉跳躍時,洗洗切切準備了其他的食材。雖然看起來很忙碌,但伊娜斯還是有辦法隨時騰出一隻手拿啤酒喝上幾口。一個半小時後,飯菜上桌了,我們做了三鮮炒飯、清蒸魚(我教的)、椒鹽蝦和蠔油牛肉。每個人拿起了筷子蠢蠢欲動,里昂一馬當先夾起了一塊牛肉,很興奮地跟我們炫耀他拿筷子的技術。然後,在大家一片叫好聲中,牛肉掉地了。

伊娜斯這個西班牙媽媽什麼都沒說,只快快地喊了:「一、二、三……」,然後看見里昂立刻撿起地上的牛肉塞進了嘴裡,咬著肉含糊不清地說:「我媽媽說食物掉到地上三秒內撿起來吃,就不會有細菌。」難道細菌會自己數了三秒才攀爬到食物上?我真的被伊娜斯嘴裡說的前人智慧給搞糊塗了

卡洛斯喜歡桌上的蠔油牛肉,還跑去廚房拿了一塊長棍麵包,說要蘸那個醬汁。我看見伊娜斯和她媽媽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說:「我最喜歡看飯桌上一起吃飯的人拿麵包蘸盤子內的醬汁了。動作雖然無聲,但卻說明了那道菜非常好吃。

此時卡洛斯也示意我們也拿麵包蘸盤子內的醬汁,讓他老婆高興一下;但是我實在沒心拿西式麵包去蘸那個蠔油醬汁。豪斯看見我的為難,就故意推說我怕胖,而在一旁的里昂彷彿很懂他媽媽的想法,大聲地說:「我媽說吃麵包不會變胖,會胖是因為蘸了很多醬,所以如果你喜歡麵包,就盡量吃吧,不要蘸醬就好了。」說完後,他開始把炒飯裡的青豆挑出來放到一旁,拿筷子技術不精的他把很多米飯掉在地上。

「我們家沒養雞,要不然我就把它們放出來吃這些米飯。」里昂的外婆撿起了米飯又繼續唸:「還有,我不是跟你說過很多次嗎,多吃豆類可以補充鐵質,你怎麼都不聽話? 」 西班牙很多婆婆媽媽們每週都要做兩餐豆類食品,說什麼吃豆得鐵。

里昂這小子很調皮,竟然對他媽媽和外婆說:「要補充鐵質,我不會直接舔鐵條就好了嗎,幹嘛吃豆子?」聽到兒子頂嘴,伊娜斯氣急敗壞地告訴兒子等一下處罰他沒有飯後甜點!對西班牙小孩子來說,這可是一個大處罰啊!

五十分鐘後,我們在說笑談天中把飯菜吃得盤底朝天,我笑著摸摸自己的肚子,向大家宣告自己的肚子已經飽到塞不進去任何食物了。伊娜斯的媽媽聽了,竟然說:「你應該給胃留一點兒空間來吃甜點的….」。然後看了看廚房,接著又說:「不過沒關係,我去幫你弄一盤沙拉,這樣可以幫你去去肚裡的油脂。」當然,我馬上拒絕她的好意。

或許這就是我很喜歡跟一些西班牙的婆婆媽媽們相處的原因吧,從她們的嘴裡我總能聽到許多屬於她們自己的一些句子。我相信其他國家的媽媽也是這樣的,有些是前人的智慧,有的是自己的經驗。雖然有些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可是我卻能深刻從那些媽媽的話裡認識到她們對家庭滿滿的愛。

Love in Spain § To be continu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