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生活極短篇 | 2017年第一炮壞消息 | 強佔空屋。Okupa

2017年第一炮壞消息 | 強佔空屋 Okupa

2017年第一炮壞消息 | 強佔空屋 Okupa

我家後方一條街外有間獨棟樓房,庭院有個游泳池,可惜屋主欠款無法還清,最後房子被銀行收回並打算再出售,只不過售價太高,一直乏人問津。

今天早上第一天開工,社區的whatsapp組群就顯示多條留言,點進去一看,才發現那間帶游泳池的空樓房被一對年輕夫妻強佔了。

在歐美,住宅是基本人權,可是有些人真的買不起房、也租不起屋,所以「強佔空屋」變成了他們的唯一選擇:無屋者到處打探一些沒人居住的公寓,抓到機會後就想辦法撬門進去,偷接水電、瓦斯後,便開始住了起來。

而去年起,許多強佔空屋的人(特別是吉普賽人)不再隨便找空屋了,他們也想過好生活,於是開始往獨門別墅下手,有游泳池的更是受到他們的歡迎。

那麼房子被強佔了怎麼辦?

一般來說,如果被強佔的不是空屋,那麼警察可以立刻以現行犯逮捕,所以這個沒問題。有問題的是在所謂的「空屋」,也就是沒人住,待出售或出租的房子。

其他地方的律法怎麼樣我不太清楚,但是在我所居住的加泰隆尼亞,一旦發現空屋被強佔了,得由屋主在48個小時內打電話向Mossos d’Esquadra(加泰隆尼亞警察)報案,由警察前往驅趕;可是若超過時間,則要走法律途徑解決,短則一年,長則三四年。也就是說:只要佔領空屋者能順利度過這48小時且換了門鎖,他們至少就可以在這個剛佔領的空房輕鬆住上一年,然後再慢慢尋找下個目標佔房。

這樣的情況也衍伸出一種變相的犯罪集團,他們找一群吉普賽人到處去強佔空房,若屋主願意付3000~5000歐元(視房子而定),他們就立刻打包走人;若不願意付款,那麼那些吉普賽人就繼續住下去,屋主只能進行漫長的官司訴訟。反正對他們來說都是穩賺不賠的好生意。

而我們家後方的情況不知道是比較特殊,還是怎樣,雖然在第一時間就報警,可還是無法將人驅逐。

據說:

🗝 佔領空屋的人在一進屋就換了大門鑰匙。

👶🏻 警方強行撬開門,可是發現屋裡有未成年子女,因此根據人道也不能當場驅趕(不可能讓小孩去流浪街頭,這個是大忌)。

🏦 該房算是銀行所有的,所以必須由銀行的行政部門去報案,警察才會受理接下來的程序。

今天下午在鄰居一個接一個給銀行打電話後,終於找到負責的人;可惜這家銀行直接明說了不願意付款,打算走官司慢慢告,所以現在附近居民都急得直跳腳,擔心那些吉普賽人影響眾人的居住品質,更擔心他們非法偷接社區的水電瓦斯

你問我有什麼看法?我得說我同情那些無屋可住的人,有些人真的非常努力工作,但是就是買不起房也租不起屋;然而政府應該進行相關的協助,而不是任其強佔空屋,擾民擾人心,進而造成社會隱憂。還有,我懂政府及相關部門回擔心太多人沒屋住而流落街頭造成社會問題,可是相關的法律也應該適時修改,而不是變成現在這樣為了保障人權而讓非法集團或某些吉普賽人有機可乘進行佔屋,藉而變相勒索的事件一再於各地上演。

夜深了,我等著看看明天有沒有什麼新動態吧。

Love in Spain § To be continu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